株洲漢服圈:著一襲漢服赴一場“約會”

株洲漢服圈:著一襲漢服赴一場“約會”受十裡的影響,她的女兒也成為漢服迷。(受訪者供圖)

株洲漢服愛好者組織的“漢服出行日”活動。(受訪者供圖)

株洲晚報記者/劉芳

3月2日,十裡在微信朋友圈發佈消息,招募今年“花朝節”活動,還將評選出“十二花神”。當天,她就收到瞭近20名漢服愛好者的報名。

近年來,隨著國學熱和國潮興起,現代年輕人對古早中式美開始重新審視,漢服文化逐漸復興。

漢服文化快速擴張

襦裙衫裙、曲裾直裾、半臂氅衣……打開十裡的收藏櫃,整齊有序地掛滿瞭各類型的漢服,幾年時間她攢瞭近百套漢服。

十裡是一名80後女生,小時候喜歡看古裝劇,總是為劇中的古裝著迷,長大後,她開始研究、收集漢服,收藏的漢服價格從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

在株洲漢服圈中,像十裡這樣的漢服“深度愛好者”還有很多。

在湖南工業大學,一群年輕的漢服愛好者在10年前就創立瞭楚韻漢服社。“去年新生招募瞭100多名會員,其中不乏一些男生加入。”大三學生李士佳就是漢服深度愛好者之一,去年她競選為楚韻漢服社社長,穿上精美的漢服,梳起雙環垂髻,點上菱形的花鈿,“恍然如穿越到古代。”

除瞭年輕群體,近些年還有一些老年人也喜歡上漢服。60歲的楊秀英在女兒的“安利”下,也加入瞭漢服圈,每次換上漢服,就得拍好幾張照片發朋友圈。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中的“同袍”一詞,已成為當代漢服愛好者相互之間的稱呼,有志同道合之意。

以前,漢服還是小眾愛好,隻有在“同袍”聚會時才能見到漢服的身影。2016年至2019年,漢服文化快速擴張,並在2020年成功“破圈”,記者搜索發現,B站漢服頻道視訊累計播放量達21.9億次,抖音、微博等平臺也成為漢服文化的傳播陣地。

定期舉辦漢服出行日、花朝節等活動

漢服,其實是一種泛指,指的是中國漢族的古早民族服飾。

“漢服服飾體系,在各個朝代都自有其特色。商周時期漢服形制是古典大氣,秦漢時期是莊重肅穆,盛唐時期是風流靈巧,大宋時期是婉約典雅,大明時期是華貴多彩,漢服運動中,愛好者們根據自己的喜好穿梭於各個朝代的服飾中,共同構成瞭龐雜的漢服體系。”對漢服有一定研究後,十裡對漢服也有瞭更深層的瞭解。

以前,十裡穿漢服走在街上回頭率很高,也遭受過嘲笑非議,而現在,穿漢服走在街頭不再是新鮮風景,經常會被人誇漂亮,還有人主動請她講漢服的文化和內涵。

“穿出來的人多瞭,也就不覺得害羞瞭。”漢服愛好者清綰坦言,隨著社會對古早文化的重視和對漢服的深入瞭解,她們更敢於將漢服穿出傢門,越來越多的人將漢服作為日常穿著,也增加瞭“新人”對漢服的好奇和向往。

穿漢服,還給愛好者們的生活增添瞭不少儀式感。

湖南工業大學楚韻漢服社,每逢中秋節、元宵節、花朝節等古早節日,都會組織開展射箭、投壺、放風箏等古早活動。

十裡和清綰等人,已連續多年組織漢服愛好者們開展“漢服出行日”“花朝節”等活動。

花朝節是漢服愛好者們的盛會。“‘同袍’們大大方方地身著漢服出行,瀟灑自如的Tone會帶給人無限的想象和美感體驗,隻有真正穿上漢服,參加漢服活動,才能切身感受到的漢服之下潛藏的文化內涵和美的享受。”清綰說。

十裡說:“越來越多的古早文化活動與漢服融合,不僅表示著一種服裝審美演變成一種生活態度,也是對古早文化的弘揚,使得那些悠遠的文化意象慢慢重回大眾視線。”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