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

知足

海邊,有個年輕人,撿瞭一條遺棄的漏船,補瞭又補,可以出海打魚瞭。每天唱著歌出海,即使空網而歸,下瞭船,躺在沙灘上,曬著太陽,唱著歌,非常快樂。

有個魚販,住在岸邊的別墅,每天早出晚歸,回到傢後,總是忙著算今天賺瞭多少、失瞭多少,整天愁眉苦臉。每天看著大海和天氣,擔心魚價的漲跌,根本沒有一時一刻的快樂。

魚販的老婆,聽見年輕漁夫的歌聲,羨慕年輕人,怎麼這麼開心。

魚販看見漁夫每天早上出去打魚,唱著歌回傢,自己卻每天擔憂,一點也不開心。

魚販非常困惑,心想,我擁有這麼多魚,可這麼不快樂;他一條魚都沒撈著,怎麼這麼快樂。

魚販覺得要好好找出原因,找個方法讓漁夫也不要太高興。

魚販對老婆說,我有辦法試試他,是不是老天真的厚待他。

趁漁夫在岸上唱歌,魚販偷偷在漁夫的小船上,放瞭一大塊金子。

太陽落山,漁夫回到小船上,一眼看見這塊金子,喜出望外,這是老天給的禮物嗎?

漁夫手裡掂著這塊金子。這塊金子,可以換掉這條補瞭又補的漏船,換一條大船,這樣他每天都可以打上一船魚,然後再買更大的船,雇幾個漁夫,為他去打魚。

船,越換越大,整個大海的魚,都可以屬於他瞭。他在岸上做最大的魚販,把魚價壟斷瞭,他就可以是岸上最富有的人瞭。

漁夫想瞭整整一夜,那一晚他忘瞭唱歌。魚販在外面一直觀察,他明白瞭讓漁夫不再唱歌的原因是什麼。

從那夜起,漁夫就有瞭煩惱心,再也聽不見他唱歌瞭。他賣瞭漏船,用那塊金子,負上高利貸,買瞭一條大船。扛瞭一大筆債務,每天活在壓力下,他再也快樂不起來瞭。

魚販的老婆再也沒聽見漁夫的歌聲。她從窗口看見漁夫下瞭船,面有憂色,心事重重。

她問老公:“你是怎麼做到的,讓他也像我們一樣,不知快樂為何物。”

魚販說:“我隻不過是讓他擁有比他需要的更多而已,這樣就引發瞭他的貪欲。多一點,就是,他就再也沒有瞭快樂。”

很多年以後,漁夫也成瞭魚販,住在岸邊的別墅,忙著算錢,整天愁眉苦臉。他每天看著大海和天氣,擔憂魚價的漲跌。他有太多的憂。內心沒有一時一刻的安靜,沒有一時一刻的快樂。

一場龍卷風讓幾條漁船觸礁,損失慘重。漁夫心情糟透瞭,一臉焦灼,到沙灘上踱步,碰到一個流浪漢在沙灘上唱著歌。

他想起瞭自己無憂的日子,問流浪漢:“你一無所有,怎麼這麼快樂呢?”

流浪漢說:“怎麼會一無所有呢,我有沙灘,有陽光,有健康,衣食無憂。”

漁夫略有所悟,這個世上,隻有知足,才能快樂。知足常樂,不是說說,而是每時每刻,內心真的知足。

他看著快樂的流浪漢,本來他也是這樣知足常樂的人。他再也回不到從前,再也回不到他的本真。從那一塊金子開始,他不再知足。

那一塊金子,奪走瞭他的快樂。

而那塊金子,又是什麼呢,讓人這樣輕易而又徹徹底底,丟失瞭本真,丟失瞭快樂,丟失瞭內心的寧靜。

從那以後,他在每條船上,都刻上“知足”二字。他知道,對抗壓力,唯一的藥,就是“知足”。

欲望,是永遠也不能滿足的。永遠不知足,是一種流行病。我們仔細一看,身邊沒有知足的人,包括我們自己。

我們來到世上,每天忙忙碌碌,無非為瞭內心快樂。而我們沉迷於外相,一生都在向外找尋快樂。我們不停地抱怨,壓力山大。這些壓力,細細想來,不是別人給的,恰恰是自己給自己的。一生就這麼過瞭,沒有幾個快樂的日子。

或許,每天醒來,讓自己“知足”三分鐘,真心地對自己說,“我們擁有的已經足夠瞭。

知足,才能無憂。無憂,才能心靜。心靜,才能自在。自在,才能發自內心的快樂。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