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文化的崛起

漢文化的形成與人類任何一種文化都不一樣。古羅馬、古埃及、瑪雅、印加、古裡特、兩河文明,全都無一例外的是一種孤立文化——由某個族群創建,挺立一段時間之後又被另一個更適應新環境的族群滅掉。如此周而復始。

唯獨漢文化。從燧人氏到華胥氏,上萬個強大的國傢在長達上千年的時間裡不斷對抗、相峙,誰也吃不掉誰,在停停打打慢慢死磕的過程,相互學習、相互借鏡、相互融合,終於形成幾個大的派系。到伏羲時代大傢想出瞭一個“公推共主”的統一模式。但諸侯國之間仍然不停的較量。到軒轅黃帝時代又是一場大仗,再次建立瞭松散的同盟。一直到東周末年之前,中國與其他地理概念不同,我們不是一個政權取代另一個政權,而是新興諸侯國取代老牌諸侯國。 直到戰國末年,經過數千年的積淀,在七大強國的共同努力下,諸侯終於開創瞭一套系統,能夠將各國統一在一個權力中心之下。但是這套系統並不真正成熟,秦滅亡瞭。隨後又經歷瞭楚漢之爭。最終,漢代集合瞭秦、楚文化,魯文化齊文化周文化,集百傢之長取千年之用,構成瞭漢文化。

漢文化的每一個組成要件及其精神內涵都是經過數千年大淘汰的洗禮留存優化出來的——哇最近發現我的句子寫得越來越長瞭——是數不清的部落文化被淘汰形成國傢文化,數不清的國傢文化被淘汰形成強國文化,強國被淘汰形成大國文化。在這個過程中不知有多少族群、多少信仰、多少圖騰和不能割舍的血脈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就說秦滅六國之時,六國面對即將失去諸侯身份,失去傳承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貴族遺胄,傢族的徽章、禮器、地位,甚至祖先的事跡和廟宇都將不復存在,面對這一切六國是怎樣的感受?真是比死還要難一萬倍。相比之下我們今天要保護方言,要保護民族特色,六國面對如此的犧牲都不願意脫離華夏,還是要打滅國戰,試著發展出一套大一統的文化體系來融合出一個大國。而我們今天僅僅是為瞭幾個發音,那麼點特色就什麼都不要瞭。放棄祖先數千年的努力。當然這也不可能的。七國的血不會白流,數千年來為漢文化點滴積累而付出犧牲的部落、諸侯、邦國的血都不會白流。因他們的貢獻熔煉而成的漢文化是人類最近接神的文化。超越瞭人類的智慧。即使經歷滿清部落文化的兩百年統治,也沒能失落。不僅如此,他的強大正如他的歷史一樣,熔爐一般化解著所有接觸他的族群。一定是這樣的,本來他就是部落文化一步一步融合過來的。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先哲的智慧,也許是上天的意志,我們終於完成大一統文化開發工作時,恰好是一個叫做“漢”的王朝。這真的是太完美瞭。在此之前和之後,所有國號和稱呼都是以地區、圖騰或族群來命名的。商、周都是地方政權來的,秦、楚都是族群的名字,齊、魯是上封賜名,隻有最初的“夏”是大國的意思,也許當時的夏啟以為自己已經完成瞭大一統。唯獨漢,漢與以往都不一樣,甚至比夏還要壯闊。

漢這個字的本意是江河的統稱,大水域都是叫漢。漢的本意就是融匯、合流。所以說漢化——這個本身從字面上講也就是民族大融合,民族融合就叫漢化。本來漢文化形成的過程就是民族融合的過程。人總是要分著走的。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文化,隻要他不願意主動的發生交流就會分崩離析。

民族那一欄寫著“漢”的人,文化都是一樣的麼?上海人說話除瞭上海人誰聽得懂?即便是這樣,他們發自內心的都認為自己是漢人。這是為什麼?這就是文化的力量。這是數千年民族大融合的產物,使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族群產生認同感,這正是漢文化為之努力的東西,也正是漢文化的功能和價值所在。最重要的是,漢文化跨越瞭地域和種族,使不同的人通過氣質就能建立共鳴,這也就是漢服運動大步走向成功、不斷得到正面認同的原因。

在未來的世界,不僅中國,全世界文明的國傢都會認同漢文化,因為漢,就是人類不斷融合的產物。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