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壁

懷壁

夢中夢,身外身,翻覆升沉年月中①。 -題記

兒時開蒙

草長鶯飛二月天,萬物復蘇,新生命萌發。“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②。”稚子們在學堂裡齊聲朗誦。夫子立於講堂之前,問:“師者,所以傳道解惑也。然,茍非先聖開蒙悋,幾作人間淺丈夫③。你們可知為何父母送你們讀書?”一稚子起身作揖答:“傢父說‘書中自有黃金屋’,自是希望我傢纏萬貫。”夫子搖頭不語。另一青衣稚子答:“我不知為何讀書,但記得父母教誨‘人於世,學為人’。”夫子莞爾,道:“讀書人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學,為萬世開太平。爾等日後會知。”

少年解惑

“師父,弟子不懂。世人皆道讀書萬般好,卻千裡求學隻為官。而弟子負篋求學,佈衣芒鞋,求學於師,並不為此。可他人笑我癡傻。弟子錯瞭嗎?難道讀書真是為官?”少年溫潤的聲音夾著一絲迷茫。

夫子立於窗前,答道:“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所謂,讀書有時是一種工具,人們用它來追求東西。或為權,或為錢,或為名,或為仁。我們追求的東西不同,他人會不瞭解。切記勿忘初心。”

風華正茂

春日陽光明媚,桃花燦爛。“呦,探花郎。這幾日,你可真是春風得意啊。那日遊行,你的風頭可不比狀元小啊。翩翩公子,年輕俊美,儀表堂堂。長安街的姑娘們可沒少擲果投花,就差點投懷送抱瞭,哈哈哈。”一書生擠眉弄眼道,“如今,進瞭翰林院,又頗受丞相青睞。可別忘瞭我們這些同窗啊”

遠處的青年頷首,淡笑不語。

宦海沉浮

府中。“尚書大人,您這次的變法真就一點都不退讓?”侍郎小聲問道。“是,朝中冗官冗兵,而世傢掌權。這般情況,已是急迫。”青年一臉正氣道。“呀!大人,您平時打壓世傢就算瞭,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瞭。這次,已是觸碰到利益瞭,他們可不仁慈。況且,你這次變法是兩邊都不討好。丞相那邊,你又不肯妥協。你有恩與我,我不能不管啊。大人,請三思啊!”侍郎壓低聲音,苦口婆心道。“朝廷之事本由皇上作主,他們把政,已是霍亂朝綱。再者,如今百姓苦不堪言。若按丞相之言,隻會雪上加霜。我們為官,本因以天下之樂為樂,以百姓之苦為苦。”青年的目光閃爍著似山間星海,回復道。“唉!犟,十頭牛都拉不回你。罷瞭,今日當我沒說。”侍郎嘆息道。

“奉天承運……新法失敗……貶為縣令……”尖細的嗓子在青年耳邊響徹。青年跪在地上,平靜地接受事實,答:“臣,遵旨。”太監把聖旨遞給青年,安慰道:“大人,您還年輕又這般有才華。這隻是一時,日後自會騰達的。”青年作揖,道:“謝公公吉言。”。而後,青年瞇著眼望著門前的雪景沉默瞭許久,似乎回到瞭那個雪夜。

前夜,雪花漫漫,似乎要湮沒這一片紅墻。宮內寒風凜冽,青年立於桌前。“你可知朕為何召你入宮?”皇帝做在龍椅上,問道。“臣知。”青年低頭答道。“那你可知罪?”皇帝沉聲問道。青年伏在地上,鏗聲回道:“臣,不知。”雪花無聲的飄著、落下,一片又一片。

良久,皇帝嘆息一聲……

平願蹉跎

“大人,今年老天爺不做美。這稅收難啊!”小吏難為道,“對瞭,大人。今天早上,城東來瞭一批流民④,趕走嗎?”“不可,年兇,他們本是不易,且這流民是由鄰縣跑過來的,我們不好安置瞭,你且看管他們,切忌引起暴亂,我書信一封給鄰縣,交由他管理。至於稅收,我上書朝廷,看看如何。”縣令皺眉道。

“不好瞭,流民暴動瞭。”小吏連滾帶爬地沖到縣令面前。“快,把府中官吏帶去壓制,並派一名小吏前去鄰縣通報。”縣令跨著箭步沖瞭出去並吩咐道。

官吏圍住流民,把流民困成一個圈。縣令走上前,一股惡臭撲面而來。流民猶如籠中困獸,目露兇光,或握著沾滿沙粒粗獷的樹枝,或攥著尖銳的石頭。他們衣衫襤褸,頭發結成一塊一塊,發絲粘在黝黑的臉頰上。他們露出麻木的臉龐,空洞的眼神,隻有混濁的眼球裡冒出一股狠意。縣令上前,勸解道:“今年大旱,收成不好。我知道你們的難處。但是,你們本都是逃瞭役出來的,鄰縣衙門還在通緝。若再暴亂,你們可就真沒命活瞭。”一個渾身泥沙,左腿潰爛的流民,喊道:“呦,官老爺現在來管我們瞭,之前呢!回去也是死,暴亂也是死。暴亂還能拉上個墊背的,也不哩水,哈哈哈!兄弟們,上啊!”……

鄰縣令作揖道:“非常感謝,令兄。要不是您,不然可就麻煩瞭。”縣令作揖回道:“這流民,你將如之何?”“哈哈,兄弟放心,我自會處理,保你無憂。”鄰縣令拍拍肚皮大笑。“不是,他們本不易。望大人……”縣令慌張回道。“唉,大人此言差矣。這流民惡不可恕,我定嚴懲。大人,莫再說錯!我先行告辭,下次有空再敘。”鄰縣令諂笑道。縣令聽完,面上浮現薄薄一層怒氣,轉身道:“請便。”

漸漸,天色黑蒙蒙,烏雲壓的讓人透不過氣。“嘩!嘩!嘩!”久旱的大地居然迎來甘露。“大人,沒事吧?”小吏小心翼翼問候。縣令擺擺手,伸手去接雨水,喃喃道,“老天,我錯瞭嗎……”

武陵桃源

皇帝看著手裡的信,問道:“他現如何?”太監回道:“大人現在人在武陵著書,是一方名儒,有不少人前去求學。但,大人不知為何不肯教。”“呵,還是那個脾性。”皇帝一揮袖子罵道。

信紙隨袖風飄落到地上,上面寫著:

臣,惶恐。臣年歲已高,願陛下衿憫愚臣,念臣一片拳拳之心,準乞骸骨⑤。

願,後繼有人,能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學,為盛世開太平。

PS: ①題記,取自歌曲《青史之內》。網易雲可以搜到。

②“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取自《千字文》。千字文,古代兒童啟蒙書。

③“茍非先聖開蒙悋,幾作人間淺丈夫”取自《安樂窩中吟》作者: 邵雍 (宋代)。

④流民:這裡暫定,流民與難民是不同的,流民是逃役之人,而難民是指由於天災或人禍而生活無著落、流離失所、需要離開原居地的人。

其實古代流民與難民並無區別。我這裡為瞭寫作,改寫瞭。

⑤乞骸骨: 古代官吏因年老請求退職的一種說法:使骸骨得以歸葬故鄉。簡作乞骸上書乞骸骨。--《後漢書.張衡傳》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