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文化:多少人隻見漢服“美”,卻不懂漢服“好”?

文/任紫陌

《尚書正義》有雲:“冕服華章曰華,大國曰夏”,作為中華民族的瑰寶,漢服本應貫穿中國歷史,卻由於一些歷史因素,導致瞭其發展的停滯。

從“黃帝堯舜垂衣裳而治天下”開始,到明末年間。漢服一直作為“服飾身份證”,被獨寵瞭四千多年。進入清朝之後,統治者為瞭削弱漢族人的民族認同感,實行瞭易服,於是漢服也跟著走向瞭消亡。

到瞭現代,服飾講求“化繁為簡”,於是“復雜”的漢服,便隻出現在瞭電視劇和電影中。2003年,一個叫王樂天的電力工人,身穿漢服走在鄭州街頭的畫面,引起瞭廣泛關心。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漢服也再一次走進瞭大傢的心裡。

古早的漢服,既蘊含瞭儒傢思想,也展現瞭親屬文化、等級文化等等。所以,瞭解漢服也有助於瞭解中國的古早文化、古早思想。但時下的漢服,卻是結合時下的審美,改良過的。它們大多舍去瞭素顏、清淡,完全被染上瞭艷麗的色調。所以對於漢服的“前世今生”,許多“喜歡”它的人,才會不甚瞭解。

作為中華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漢服有利於增加文化自信,和民族認同感。而發揚漢服文化,又能探索出更多有關漢服的文化和歷史。所以,紫陌便翻查瞭資料,借由此篇文章,從漢服的款式、配飾、色彩的角度,幫助大傢更好地瞭解漢服。

漢服的款式

漢服最早出於《漢書》:“後數來朝賀,樂漢衣服制度”,指的是漢朝的服裝禮儀制度,也是儒傢思想的一部分。所以,“天人合一”、“秩序為美”是漢服講求的主要特征。

漢服最早的款式上衣下裳,體現的就是“天人合一”之美,表達的是一種對皇天後俗的崇拜。“衣”指的是上衣,“裳”指的是下衣。漢服的主要形制,指的是“上衣下裳”制、“深衣”制,和“襦裙”制。

在古代,一些比較莊重、肅穆的場合,穿的禮服都是上衣、下裳分開的,這樣的服裝就屬於“上衣下裳”制;而常服則大多穿的是上衣、下裳縫為一體的“深衣”;而婦女在勞作時,則多穿“襦裙”(襦為短衣、短襖;裙為裙褲、圍裳、褲等)。

在中國古早道德倫理中,一直都奉行“以右為尊”、“端正做人”的概念,所以在漢服的款式上也有所體現。“交領右衽”指的就是左右衣襟在胸前交叉,並向右傾斜。而它所對應的就是“以右為尊”的古早思想;而交領的兩條直線,就代表著“端正做人”的教誨。

隨意、舒適是漢服的特點之一,所以它的袖子通常既寬、又長,這樣不僅飄逸,還展現出瞭從容與大度。

漢服的配飾

在漢服的服飾品中,體現出瞭“秩序為美”的意識,充分體現瞭社會地位。比如說“幞(fú)頭(tóu)”,又稱“漆紗幞頭”,以藤織草巾子為裡,紗為表並塗以漆的服飾。此配飾為官場必備冠戴,非官員不能佩戴。其設計之初,據說是為瞭防止官員在朝堂交頭接耳。

除瞭“璞頭”,還有束帶。關於束帶的束法,也充分體現瞭官員地位的高低。比如,束帶不可束於腰前,一定要束於腰後,否則兩手叉於胸前行禮時,袍袖就會擋住腰帶,尊卑就無法區別瞭。

寫有姓名、官職、品級的魚形飾物“佩魚”,也是區別官職、體現社會地位的一大標志。《宋史》有雲:“其制以金銀飾為魚形,公服則系於帶而垂於後,以明貴賤,非復如唐之符契也。”在宋代,隻有穿官服的人,才能佩掛金銀為質的魚袋,而金佩魚、金腰帶也被稱為“重金殊榮”。關於這一點,蘇軾在《謝學士表》中提到的“寶帶重金”,也可側面驗證。

除瞭佩魚,還有佩玉。比如同樣是玉,但不同的身份,佩戴的玉也各有不同。如,天子可佩戴“白玉”、公侯佩戴“山玄玉”等。

漢服的色彩

滿足瞭基本的生理需求後,漢服不再是蔽體的基本品,而成為瞭彰顯身份地位的標志之一。自周朝以來,不同的漢服用色,就代表瞭不同的等級。比如在用色上,有“正色”和“間色”之分,正色貴而間色賤。

正色有青、赤、黃、白、黑;間色有綠、紅、碧、紫、騮黃等。唐代規定:“庶民為黑,車夫為紅,喪服為白,轎夫為黃、廚人為綠、管奴、農人為青。”所以,大傢不用介紹,單看衣服就可知道對方的身份。

後來,根據“陰陽五行”,(東方青龍、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黃白青黑赤五色,被作為瞭“正色”。而黃色作為帝王的代表色,也被賦予瞭皇權的至高權利。(侵刪)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