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漢服看五千年絲綢文化 西湖邊有座寶藏博物館

穿漢服看五千年絲綢文化 西湖邊有座寶藏博物館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這裡的‘陽關’你找找看在哪裡。”在中國絲綢博物館的絲綢之路地圖前,一位傢長正向小朋友解釋絲綢之路的來龍去脈。詩句中的“陽關”位於玉門關以南,在如今的甘肅敦煌附近,是古代出塞的必經之地。

近日,“文明大觀:絲綢之路上的敦煌”在中國絲綢博物館開展,吸引瞭大批敦煌文化和絲綢文化愛好者。“為瞭回應觀眾的看展需求,從昨天起我們的展覽延長瞭一個半小時,預約人數也從原來的4000名增加到瞭6000名。”7月19日,在中國絲綢博物館,社會教育部主任樓航燕向記者興致勃勃地介紹著最近暴漲的客流。

觀眾在展廳內參觀。潮新聞見習記者 田雨陽 攝

如樓航燕所說,早上九點開館前後,已有許多遊客到博物館門口等待,迫不及待地想進館參觀。在往來遊客中,年輕人占據瞭大多數,他們或慕名而至,或種草打卡。王敬禮是北京服裝學院的老師,趁著假期他和傢人來杭州旅遊。“江浙自古盛產絲綢,這次正好來杭州學習下中國絲綢的歷史。”在展廳內,王敬禮看到各式各樣的絲綢服飾,“在這些服飾的紋路設計上,不僅有漢族文化的烙印,還能夠發現民族融合的跡象,這讓我感到中華文化有極強的包容性。”透過這些各具特色的文物,王敬禮對絲綢之路上的文化溝通有瞭更具象的認識。

甘肅省博物館藏唐代三彩駱駝及牽駝俑。圖源:中國絲綢博物館

展廳另一側,12歲的任軒葆正在觀看綾、羅、綢、緞等不同絲織技法制作的絲綢紋樣。“每次到西湖附近玩都會路過這裡,非常好奇絲綢博物館裡有什麼。”這是從小在杭州長大的任軒葆第一次走進中國絲綢博物館,展廳中央的旋轉樓梯、古人用的絲綢腰包、褡褳等日常用品都給他留下瞭深刻印象,“大廳的旋轉樓梯很像流動的絲綢。我還看到瞭很多精美的絲綢制品,感覺古人非常偉大。”

來自福建的高中生張傢瑞是攝影愛好者,正拿著相機拍攝自己喜歡的展品。他對明代的飛魚服印象深刻,“這是以前錦衣衛穿的衣服,從來沒見過!”此外,記者在展廳內看到一個現代化的互動裝置吸引瞭許多觀眾。一名小朋友站在指定地點,正在面向大熒幕揮動右手,選擇地點、建築、圖案……之後,文物的詳細資訊和放大圖像便出現在熒幕裡,觀眾們可以更加細致地瞭解各類文物。

小朋友在體驗互動裝置。潮新聞見習記者 田雨陽 攝

“除瞭內容豐富翔實的展覽,中國絲綢博物館內的一系列參與體驗類活動吸引瞭各個年齡段的年輕人。”樓航燕介紹,博物館推出的女紅傳習館受到瞭很多年輕人和親子傢庭的喜愛,“可以體驗印、染、繡、編等不同的工序技法,比如教孩子們用植物染出不同的顏色,學習不同的編織方法、刺繡的針法等等。”

在絲路館展廳一樓的編織體驗坊,來自江蘇的觀眾馬丹帶著孩子編織手飾,“大人、青少年都可以參與編織。我還帶著孩子玩瞭圖畫填色,這個適合年齡段較低的小孩子。”馬丹覺得,博物館推出的活動照顧到瞭不同年齡段的觀眾,非常貼心。行至結尾,馬丹給孩子購買瞭一套蓋章文創,上面印有各種各樣的絲綢紋樣,“可以把不錯看的絲綢圖案蓋在印章上帶回傢,很有意義。”

馬丹和孩子(右一右二)在編織手飾。實習生 裘伊涵 攝

精彩的展覽、富有科技感的互動裝置以及策展團隊講解,讓中國絲綢博物館成功“出圈”,吸引瞭大批年輕觀眾。一直以來,中國絲綢博物館非常重視如何讓年輕人走進博物館、讓年輕人在博物館裡有收獲。“博物館裡有文物來講故事,非常生動。”樓航燕認為,博物館是重要的社會教育場館,可以說是青少年的“第二課堂”。在博物館工作30餘年的樓航燕發現,近幾年走進博物館的年輕人和親子傢庭越來越多,“尤其是小孩子,以前是學校組織來的,現在年輕傢長帶著孩子來的占瞭很大部分。”

除瞭常態化的展覽和公眾教育活動,中國絲綢博物館每年舉辦的漢服節更是吸引瞭各地的漢服和古早文化愛好者。漢服作為古早文化的一個標志,以其華美、清麗“俘獲”瞭越來越多的年輕人。

2023“國絲漢服節·佳節有時”。圖源:中國絲綢博物館

從2018年開始,中國絲綢博物館每年春季都會策劃為期兩天的漢服節。“去年的主題是漢晉風流,今年的主題是古早佳節,漢服節期間不僅有服飾表演走秀,還有大咖學術講座、漢服愛好者分享會、集市和遊園會等活動。”樓航燕介紹,通過持續舉辦漢服節,如今中國絲綢博物館吸引瞭一群粘性非常強的年輕冬粉,“未來漢服節的主題將轉向漢服與當下時尚的銜接,讓古早文化與流行更好地結合,讓更多年輕人走近博物館。”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