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襲華服拂校園“邂逅”千年中國風

一襲華服拂校園“邂逅”千年中國風

 山西傳媒學院“漢服印象”古早服飾教學成果展演。 山西晚報記者 李婷 攝

  端莊典雅群芳拜,四海傾心絕色淳。華服霓裳生妙舞,猶如仙子入凡塵……
  最近,在我省各大大學,華服(唐裝、深衣、襦裙、馬面裙、旗袍等)正在學生中間流行。將華服融入自己的學習、生活,正在成為不少大學生的選擇。同時,在一些大學的畢業季晚會、畢業典禮等大型活動中,不少學生為瞭讓自己更有儀式感,紛紛將華服作為自己的著裝首選。
  “華服”,也稱漢服,是指具有中華民族歷史文化基因、精神風貌,且融合當代審美的禮儀性服裝,其服裝Tone根植於中華古早文化,傳承中華民族特質,體現當代社會積極向上的時代精神,具有鮮明的辨識度,適用於國際交往、文化交流、商貿往來以及日常節慶、典祭等禮儀場合。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樣古早而時代久遠的華服,成為時下思維獨立、追求個性、熱愛時尚的新生代大學生追捧的對象?同時,在穿著華服的過程中,他們又有怎樣的體驗與成長?6月26日-29日,山西晚報記者分別來到山西大學、太原師范學院、山西農業大學、山西傳媒學院等4所大學,以調查問卷及現場采訪等形式,對100名在校大學生及8名大學教師進行隨機采訪。
  華服在“00”後大學生中悄然流行
  著襦裙、佩披帛、巧上妝、貼花黃……為瞭準備學校畢業季晚會的“漢服秀”節目,山西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工程專業的大三學生徐怡珮,特意穿上瞭唐裝中的綠色抹胸襦裙。經過近一個小時的梳妝打扮,徐怡珮盤好最後一縷頭發後並插入自己制作的“義髻”(假發),一款美麗而優雅的“流蘇髻”便梳妝完成。
  此時,看著鏡中的自己,徐怡珮不由地微笑抿唇,隻見蛾眉輕掃間,鬢邊的發絲微微飄動,盡顯唐朝女子的端莊得體、美艷動人。“我從高中開始,便喜歡上瞭華服中的唐裝,剛開始,隻是喜歡其獨特的樣式與美麗的花紋,上瞭大學以後,我認識瞭很多同樣喜好的同學,和他們一起我又接觸瞭越來越多中國的古早文化。在我看來,華服,是古代審美最直觀的體現之一,也蘊藏著華夏傳承千年的文化魅力。”徐怡珮說。
  在我省的各大大學,與徐怡珮同樣喜歡華服的“00”後大學生還有很多。100名大學生的調查采訪中,有近八成(79人)受訪者表示很喜歡中國的古早華服,有超六成(63人)受訪者表示有過穿華服的經歷。其中,近兩成(19人)的受訪者稱自己是華服的忠實冬粉,華服已經成為自己的日常裝扮。
  朱馨悅是太原師范學院歷史系的大四學生。為瞭讓畢業季的告別更具儀式感,她很早便開始查詢“學士服穿搭”“畢業季拍照”的攻略。在刷到“留學生在國外穿馬面裙撥穗”的短視訊時,她也決定把馬面裙穿在學士服裡。
  朱馨悅告訴山西晚報記者,為瞭搭配自己學士服上的黑色垂佈,朱馨悅特意挑選瞭一條墨綠色的馬面裙。於是,穿上馬面裙進行學士服拍攝的朱馨悅也成瞭現場的“紅人”。“認識的、不認識的同學都來和我打招呼,除瞭誇贊裙子漂亮的,更多人找我打聽‘馬面裙是什麼’,來自哪個朝代,也有人站在遠處拿著手機拍我的裙子,大概想上網搜個同款,真的挺高興,不僅是因為穿馬面裙給自己的畢業照加分,更重要的是通過自己的穿搭,讓更多同學瞭解到古早服飾馬面裙的存在。”朱馨悅說。
  同樣因為穿華服被引起關心的還有來自山西大學射箭協會的學員們。據該協會隊長、體育學院2020級運動訓練專業的大三學生羅禧隆說,為瞭讓更多的學生瞭解中國古老的體育文化項目,同時,讓學員們能夠快速進入訓練的狀態,他經常會讓學員們身著飛魚服(明代皇帝賜服之一)進行訓練。
  “提到飛魚服,就不得不說一下明代的錦衣衛,他們就像我們現在的軍人一樣,給人一種英姿颯爽、威風凜凜的感覺,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裝備是古代時期的古早弓箭,所以錦衣衛個個都是百發百中的神箭手。因此,學習古早弓箭技藝時就要與飛魚服相搭配,這樣才能很快找到古人訓練時的感受與狀態。”羅禧隆說。
  山西農業大學的大三學生張士聰是華服的忠實冬粉,自打她上高中開始,無論是出遊還是上課都會選擇穿華服出行,“華服作為中華各民族的古早服飾,天天穿都沒問題。因為它真的很美,所以希望讓更多的人也看到它的美。”
  和張士聰一樣,華服也是太原師范學院林鑫娜的日常穿搭,無論是每年農歷三月初三“中國華服日”,還是古早的端午節、元宵節、春節等節日,她都會穿上自己精心挑選的漢服。林鑫娜表示,自己最喜歡的是宋代的華服,因為相較於唐裝,宋制漢服不僅出行便捷,在夏季穿著,更加清爽適宜。
  喜好背後,是對歷史文化的傳承
  近日,山西傳媒學院在太原市萬柏林區萬象城下沉廣場舉辦瞭“漢服印象”古早服飾教學成果展演。活動現場,35名來自該校的大二學生,均身著漢、唐、宋、明等朝代的服飾,向現場的觀眾展示瞭60套獨具特色的原創設計作品,並進行瞭沉浸式國風走秀教學成果展演和氣氛熱烈的古詩詞問答互動節目。
  6月26日,山西晚報記者就此項活動,專程來到山西傳媒學院藝術設計學院,采訪瞭該活動的兩名指導老師。藝術設計學院教師畢虹介紹,為瞭舉辦這次展演,早在今年的3月學生剛剛開學時,她便與同為藝術設計學院的教師郭寧一起,著手準備中國古早服飾的教學計劃與展演的具體方案。
  “其實當時壓力挺大的,因為這場活動不僅是公益性的,也是我們學校首次在校外舉辦的大型古早服飾的展演,所以擔心因為沒有經驗演砸瞭!”畢虹說。
  因此,兩位教師通過多次研究最終決定,為剛剛進入服裝設計實操學習的大二學生開設一個學期的中國古早服裝課程。同時,在學習之餘,兩位老師還帶領學生,將理論課程、史料知識與設計實踐相聯絡,最終制作出60套原汁原味的中國古早服裝。
  “雖然難度有些大,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課程開設以後,第一次接觸華服制作技巧的學生們,學習熱情非常高。因為大傢都有一個共同的願望,就是想盡自己的一點綿薄之力,通過校外展演來讓更多人瞭解我們中國的華服,瞭解它背後的文化底蘊,也算是對我們歷史文化的一種傳承和發揚吧。”畢虹說。
  因此,經過近4個月的充足準備,在兩名教師與35名學生的共同努力創作下,此次“漢服印象”古早服飾教學成果展演也取得瞭很高關心與評價。指導教師郭寧介紹,展演現場不僅座無虛席,而且在展演結束後,觀眾們也久久不願離去,積極地向現場的兩位老師和學生們提出瞭很多關於各朝代服裝的問題。
  “現場觀眾問瞭我們很多有意思的問題,說明大傢對中國的古早文化很感興趣,也都非常喜歡中國的華服。比如有人問我,漢服是不是漢朝時期的服裝?馬面裙的由來是什麼?是因為像馬面而起的名字嗎?我們在為大傢解答的同時,也會向他們講述更多相關的古早文化知識。比如馬面裙,就要從宋代說起,主要是為瞭女子方便騎驢而設計的一種功能性的‘開胯之裙’,而到瞭明代便推廣開來,上至一國之母下至黎民百姓,人人皆穿馬面裙。通常,馬面裙要在側面打襉(做服裝時在需要有伸縮處作折疊而縫合其一端),裙腰也多用白色佈,就是代表夫妻之間白頭偕老的意思。”郭寧說。
  在調查問卷環節,記者發現,大學師生之所以喜愛華服,原因很多。其中,有63名受訪者表示是因為華服樣式不錯看,符合自身審美;79名受訪者表示更加重視華服所蘊藏的中華歷史文化,希望透過服飾瞭解古早文化;27名受訪者認為華服流行是一種趨勢,也想“趕潮流”。
  山西農業大學校團委書記馮偉表示,華服作為中國古早文化的象征,承載著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文化積淀和歷史底蘊,所以在各大大學中,除瞭學生們自發組織的各類華服活動外,每一所大學的相關負責老師也會針對文化交流、日常節慶、畢業慶典等禮儀活動,因地制宜地舉辦一些符合自己學校特色的大型華服文化節活動。
  “雖然每所大學舉辦的方式有所不同,但我相信大傢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就是要弘揚和傳承我們中華優秀的古早歷史文化,讓更多年輕人接受到古早文化的滋養和影響,展現文化自信,從而助力學子們在校期間,可以更好地成長與進步。”馮偉說。
  盡己所能讓華服成為文化名片
  6月28日10時許,山西傳媒學院內,大部分的學生已經放暑假回傢,而在藝術設計學院二樓的服裝設計室內,兩名服裝設計專業的大二學生牟秋穎和王英澤並沒有回傢的打算。
  牟秋穎告訴山西晚報記者,經過一個學期對華服的學習與研究,她對中國古早服飾以及歷史文化有瞭更深刻的瞭解,因此今年的暑假,她決定利用近兩個月的假期,繼續對華服進行系統而深入的學習。
  “色彩鮮艷的唐裝、清新淡雅的馬面裙、深藏不露又雍容典雅的深衣……每一件衣服,都猶如一張張名片,仿佛要向我訴說一個個朝代的古老文明與更新迭代,這個學期著實讓我大開眼界瞭,同時我也很佩服偉大的古人們,他們憑借自己的智慧,創造出瞭絢麗多彩的服飾文化。所以,我要利用這個假期繼續探索古人的思想與智慧,多學一些知識,希望將來的自己,可以讓華服被更多的人所熟知。也希望不久的將來,在我們這群年輕人的努力下,讓華服可以成為一張文化名片,其所到之處,皆知源於中國!”牟秋穎說。
  與牟秋穎有同樣想法的大學生,還有很多。太原師范學院學生朱馨悅告訴山西晚報記者,她最喜歡的古早服飾是馬面裙。“第一次瞭解馬面裙,是在2022年一次涉外的服裝設計抄襲事件中。看著自己民族的古早服飾‘搖身一變’成瞭他人之物,心裡挺氣憤的。”朱馨悅。
  然而作為一名歷史系的學生,朱馨悅在短暫的氣憤過後,也快速地平靜下來,開始不斷地上網查找有關馬面裙的歷史資料。“從服飾出現的歷史背景,到服飾演化、歷史價值,我想把這堂歷史文化課補起來。”朱馨悅說。同時,她希望今後有更多機會、更多場合穿著馬面裙出席,也希望更多同齡人能瞭解到我們民族優秀的古早文化,不讓明珠蒙塵。
  同時,山西晚報記者在100名大學生的調查中發現,有超六成(62人)的受訪者認為可以借助華服向青年群體傳播中華古早文化;近四成(38人)受訪者認為可以使古早華服元素融入現代服飾,繼續弘揚古早文化。
  作為華服的忠實冬粉,山西農業大學的徐怡珮告訴山西晚報記者,她經常會在抖音中看到一些中國的留學生在國外上學時,身穿華服在街頭彈古箏、跳中國舞,讓外國友人瞭解中國的古早文化,而這些留學生也是徐怡珮的榜樣。“國傢的富強促進瞭‘華服’的興起,也促成瞭華服在我們青年群體中的流行,希望有更多的青年能利用‘華服’這張名片,盡自己的力量傳播我們優秀的古早文化!”徐怡珮說。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