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國潮正茂!從漢服看到中國古早文化之美

濟南國潮正茂!從漢服看到中國古早文化之美

著我華夏衣裳,興我禮儀之邦。近年來,隨著國潮之風的不斷興起,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嘗試穿著漢服走上街頭。中國古代不同歷史朝代的服裝形制正重新融入當代生活,受到年輕人的追捧。

濟南的漢服之美同樣有聲有色,甚至帶動瞭相關產業的發展。漢服文化在今天帶給我們的不僅是古早記憶和文化自信,還有更多領域的思考。

春風和煦,草木新綠,濟南又逢一步一景的時節。近日,記者發現瞭一個現象:大街上、景區裡隨處可見身穿漢服的人,男女老幼皆有,他們自如地走在街上,與泉城的秀美交相呼應,成為不一樣的風景。

漢服破圈你我皆“同袍”

漢服正在破圈,人人皆為“同袍”。如今,我們在街頭巷尾邂逅身穿漢服的小哥哥、小姐姐的頻率越來越高瞭。漢服文化已經從小眾圈子變成社會風尚,在不斷制造熱點的同時也融入瞭福斯的普通生活。人們不僅津津樂道於影視作品中的漢服樣式,也願意切身體驗漢服、主動推廣漢服產品與文化。

3月以來,不少漢服愛好者都喜歡穿著漢服來大明湖畔扶柳留念,此時櫻花、桃花都開瞭,柳樹抽瞭新芽,天氣也好,在他們看來,曲水亭街、芙蓉街、府學文廟一帶都是很不哩水的取景地。“著漢服、登畫舫、品茶賞柳”也成為不少外地來濟遊客的打卡選擇之一。

近兩年來,濟南市常常舉辦漢服文化活動。具有代表性的大明湖花朝節已成功舉辦瞭兩屆,是漢服文化愛好者的年度盛會。活動以十二花神為亮點,以國風、漢服和詩詞文化三大高熱度潮流為創意啟發,結合手造市集、文化體驗、京劇國粹、國風匯演等內容,為大傢奉上一場萬眾矚目的花朝春日宴。

去年中華“二安”文化旅遊節上,超然樓下的漢服秀曾經讓大明湖畔的遊客一秒穿越。與此同時,山東博物館“衣冠大成”“錦衣王朝”明代服飾文化展等也深受廣大市民喜愛。

除成年人外,漢服還深入到瞭兒童的生活。在濟南府學文廟,經常見到各幼稚園、國小學生身穿漢服體驗漢文化,受到傢長和孩子們的歡迎。

今年3月,為呼應市民的漢服熱潮,濟南市文化和旅遊局特意為市民遊客整理瞭一份“濟南寶藏漢服打卡地”,邀請市民遊客穿著漢服開啟穿越千年的國風之旅。

漢服興起帶火相關產業

隨著身著“漢服”出遊的旅客多瞭起來,專營“漢服”的店鋪也悄然興起。

采訪中,記者瞭解到,在曲水亭、百花洲等漢服“高發地”,不少人是在就近的漢服體驗館租賃漢服。“有些漢服購買價格相對較高,穿起來麻煩,還要配合盤發搭配發飾,自己很難搞定。買一套還不若直接去店裡租,不僅能挑選到適合自己的,還會有專人給你搭配妝發。”遊客馬小姐告訴記者,選擇租漢服還能多嘗試幾種Tone的漢服,從而挑選到自己心儀的服裝和佩飾。

“近來,濟南體驗漢服出行和穿漢服打卡景點的項目都比較火熱,我們的生意紅火起來瞭,大傢也都樂在其中。”進入3月,幾乎每個周六周日都是各個漢服租賃店最忙碌的時候。記者隨便走進一傢漢服租賃店,店雖不大但五臟俱全。入門兩側貨架上,各式精致的發簪、耳墜、頭花、扇子、項圈等古風飾品琳瑯滿目,靠墻便是兩排各種制式的漢服。來自天南海北的遊客正挑選著心儀的漢服,他們因漢服結識,漢服正逐漸成為一種新的出行、社交形式。

在今年2月濟南市委、市政府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濟南市文化和旅遊局黨組成員、副局長、新聞發言人任驍瑞提到,為持續擦亮“泉城濟南”文旅品牌,濟南將通過打造持續化網紅項目、打造高辨識度文旅IP、實施“引客來濟”計劃,持續打造網紅城市。任驍瑞表示,濟南市將繼續策劃組織“二安”文化旅遊節、辛棄疾文化周等名士文化活動,結合當下最受歡迎的漢服秀、文創市集、國風遊園會等形式,增加互動性、體驗性,讓“名士文化”可看、可玩、可體驗。

漢服現象從小眾走向福斯

說漢服已成現象級熱潮並不為過。漢服從小眾走向日常的過程,也是漢服整體輿論轉變的過程。這其中,文化認同顯然是最主要成因。

漢服文化的復興起源於本世紀初,自2003年4月由獨立網路平臺“漢知會”變身的“漢網論壇”成立後,眾多漢服愛好者們紛紛在上面曬出自制漢服和漢服照片,沉寂瞭300多年的漢服再次進入人們的視線。

據統計,截至目前,B站國風愛好者人數超1.77億,18歲—30歲人群占比約七成且增長迅猛。微博“漢服”話題的閱讀量目前已達73.7億次。抖音“漢服”詞條下獲得805.3億次播放。白皮書進一步顯示,有93%的消費者“準備增加購買”或“願意優先考慮”融合民族文化的商品;在這些消費者之中,94%的受訪者表示可以接受國風設計帶來的溢價。

多項數據顯示,漢服從曾經的“穿上漢服接受大傢目光的審視”“奇裝異服”到如今的“屢見不鮮”甚至越來越多人的“躍躍欲試”,客群之廣早已今非昔比。

走入年輕一代的日常生活是漢服撐起百億元市場的關鍵。這其中,“新漢服”功不可沒且愈發成為市場焦點。

精致的漢服刺繡細節

新漢服也稱為現代漢服,是在保留漢服核心形制與審美的基礎上,憑借更加貼合現代人穿衣習慣和審美的設計,實現全場景、日常化的穿著體驗,改良後適合日常穿著的“襯衫+馬面裙”“新國風”等混搭風近年來就受到瞭不少消費者的青睞,“通勤漢元素”還入圍瞭2022淘寶天貓秋冬9大Tone趨勢,部分漢服原創品牌成交環比增長超430%;2022年,國際知名奢侈品牌DIOR的某款式還因剽竊馬面裙設計陷入風波。某種程度上,此次風波反而在民族認同感、自豪感的助推下喚醒瞭曾經漢服被視為“陽春白雪”的認知—原來漢服和時裝一樣,也可以日常穿著。

如今,漢服文化已經作為國潮文化的一部分進入瞭主流文化的視野,獲得瞭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和應用前景。

《唐宮夜宴》劇照

河南衛視《唐宮夜宴》節目中,舞蹈演員身著復原自唐代仕女圖的漢服進行表演,引發瞭無數國人的文化共鳴。與此同時,古代背景的影視劇播出時,也會引發觀眾對漢服的討論。此前播出的《知否》《夢華錄》等劇就因服飾的精美和考究而廣受好評,古裝影視劇人物造型生編亂造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如今的觀眾對古裝劇所應承擔的歷史文化擔當有著相當高的期待,造型必須尊重歷史和古早才能被認可。

漢服文化彰顯古早自信

2023年初,互聯網平臺上掀起瞭一股熱潮—多地文旅局局長紛紛穿上載統服飾,當上瞭當地的“旅遊大使”,其中也包括山東。

臨沂市文旅局黨組成員高弘清化身“女俠”,推介銀雀山漢墓竹簡兵書;東營市利津縣文旅局局長趙炳蘭揮手扮角兒,為傢鄉的呂劇代言;濱州市惠民縣文旅局局長范士超,化身孫武將軍還原歷史場景,誦讀《孫子兵法》;鄒平市文旅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劉孟勇化身黃河老叟、文人墨客,向遊客發出邀請;濱州市濱城區文旅局黨組成員趙艷麗化身杜府千金,行走在杜受田故居,一品“帝師故裡,大儒世傢”,登黃河樓,唱一曲琴音,觀“萬裡黃河繞九曲”;濱州市博興縣文旅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徐健則扮成呂劇人物楊宗保、董永、毛紀等,在博興縣非遺展館展示瞭國傢級非遺項目柳編發展簡史,宣傳“董永故裡呂劇之鄉”……在為傢鄉代言的同時,也收獲瞭大批冬粉。

近年來,“古早服飾+文旅景區”的這種新模式愈發多元,增加瞭古早服飾應用場景的同時,更回應瞭疫情結束後人們對於“走出去”的強烈需求,成為古早服飾市場破圈、拉動消費的一條新途徑。小到各景區門口的漢服店,各式各樣的古風劇本殺、古裝宴飲、古風市集,大到與博物館的跨界合作、冬粉經濟的延伸,以服飾之美致敬古早文化的同時,新漢服也在以愈發完善的產業鏈進入“下遊帶動上遊”的新模式,即通過商品、銷售通路與交流平臺三方相互作用帶動漢服產業學術研究、產品設計及生產制造的發展。

如今,不僅在國內,中華古早服飾還正以中華古早文化載體的方式“飛”向海外,海外平臺上,漢服穿搭相關視訊點擊量都頗為可觀,越來越多的華人學子選擇在畢業典禮上穿上載統服飾宣傳中國元素。

古早文化越來越受到國人的重視,漢服作為一種承載著數千年民族記憶和古早文化的服飾,也越來越多地出現在瞭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當然,漢服作為一種文化符號,在氛圍拉滿的同時,文化內核的東西也應該跟上。漢服文化的復興源於國人日趨增長的文化自信,而通過漢服文化的普及推廣,亦可吸引人們去瞭解先前被忽視已久的中華優秀古早文化,開創文化“兩創”新空間。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