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韻遺風|如夢霓裳





點紅妝,弄紅妝,和笑驚鴻舞霓裳,瓊眸落月霜;夢一場,醉一場,羽衣翩翩回漢唐,古風是故鄉。
誰一襲青衫,素衣染墨,墨襲芬芳;誰一舞驚鴻,翩然皓月,月鎖朱窗;又是誰一曲桃夭,芳華灼灼,十裡紅妝……撥弦蒹葭蒼蒼,伊人在水一方,你是否心動,那襲羽衣,叫霓裳,隨風舞-個盛世,重回漢唐!
初提漢服,想必很多人都會見字釋義地瞭解為是漢朝的服飾,實則不然,漢服的全稱為“漢民族古早服飾”,又稱華服。始於皇帝,備於堯舜,止於清代“剃發易服”,漢裳已美瞭3700多年。在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的筆墨流光中記載著這樣一段文字:“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華、夏一也。” “華夏”一詞便如是誕生瞭。
淺談漢服之美,字句是論不清道不明的。流於漢朝的曲裾,向後交掩為一特色;盛於唐代的襦裙,介於胸下與腰上之間又一亮點;傳於宋元的褙子,多窄袖衣長垂於膝下且兩側開叉為其Tone;行於明代的襖裙,上穿襖下著馬面裙喜作彩繡裝飾稱其時尚……流傳千古的漢服之美,唯悉心意會方可知,不可言傳。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漢服是一首絕美的詩。漢的大氣,晉的飄逸,唐的開放,宋的端莊,漢服男兒的瀟灑俊朗,漢服女兒的巧笑盼兮,無論哪一種,都如此甚好。
於萬代更替之中,漢服文化似乎被我們遺忘在瞭風塵裡。你可知就是這美瞭3000多年的國粹素錦,也難逃陷入尷尬的命運。曾有位姑娘身著經典漢服在街頭走瞭一走,卻收獲瞭路人投來的異樣眼光,更讓人心寒的莫過於大多數人將這漢服破口呼作韓服、和服。細究事實背後的故事,我們瞭解到,北韓的韓服及日本的和服都是經漢服文化的渲染之後,汲其精華發展壯大瞭本民族的服飾。如今卻要本末倒置,不禁揪起瞭國人的心。
是金子自會發光,且莫憂念,是國粹也總會幸運地等到有緣人來宣揚。令人談吐也溫柔的大型文化節目《中國詩詞大會》,與國人的相見不僅洗滌瞭靈魂,更掀起瞭漢服熱的浪潮。久違的仙女風漢服日漸親民,飛入尋常百姓傢,這不,昆明400市民便身著漢服歡度七夕,祭祀鬥巧繡荷包。2017年5月16日,身著中國漢服的志玲姐姐,霸屏紐約時代廣場。素凈典雅的豆青色,精致細膩的紋飾,華服著於林志玲身上,盡顯東方柔美,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一襲漢服,遺世獨立,驚艷瞭世界!
漢服似乎不再隻是一件衣服而已,它因先人的匠心而獨特,因歷史而沉重,因文化而意蘊深長。有人立於江頭,著交領右衽,寬袍廣袖,迎風低吟淺唱:豈日無衣,與子同袍。
古韻遺風|如夢霓裳
做一個古風的兒女,身著漢服,國風發揚,巧笑倩兮。待我長發及腰,一襲漢服可好,裙裾扶風飄飄,與卿玉林吹簫;待我長發及腰,一襲漢服可好,賭書潑墨揮毫,霓裳醉回瓊韶;待我長發及腰,一襲漢服可好,朱樓黛瓦依靠,青絲白頭到老。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