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袍專訪——虞宣

同袍專訪——虞宣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漢服,是“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的美艷繁華;是“織為雲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的動人絕色;是”越羅衫袂迎春風,玉刻麒麟腰帶紅”的華貴雅致;“是羅衣何飄飄,輕裾隨風還”的輕盈飄逸。

綾羅綢緞,絲帛錦絹;一絲一線,千針萬捻。

2023年4月11日,漢衣同澤·漢服網編輯部槐序專訪漢服同袍——虞宣。

大傢好,我是漢衣同澤·漢服網”的槐序,今天我將和大傢一起去瞭解一位廣西省的漢服同袍。

槐序:同袍你好,很高興能采訪到你,先做一個自我介紹吧。

同袍:槐序你好啊,我是虞宣,是一名入坑漢服三年半的同袍。期間自己設計過漢服,也有自己的漢服攝影店。

槐序:好厲害,能夠自己設計漢服還有自己的攝影店鋪。

虞宣:謬贊瞭。現在正打算在傢裡的茶館再開一個古風的茶館造景。供同袍們喝茶拍照。

槐序:那傢裡都是很支持你做關於漢服以及漢文化的工作的嗎?

虞宣:是的,茶館就是媽媽開的。

槐序:獲得傢人的支持是很高興的事情吧。那虞宣是因為什麼而接觸到漢服的呢?

虞宣:因為以前去故宮看見過很多文物,這些都給瞭我很深的觸動。但是當年正在備考,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所以就沒來得及入坑。現在想想其實挺後悔的沒有早點入坑。直到剛畢業的時候參加瞭一場中式婚禮,新娘當時穿著宋制的霞帔真的深入我心,大大感受到瞭古早漢服的魅力,隆重又典雅。這才真正的入坑漢服。

槐序:在看慣瞭西式婚禮後看見鳳冠霞帔,確實會是不小的震撼瞭。那你入坑也有三年瞭,現在的工作也和漢服以及古早文化有關,手裡有幾套漢服還數得清嗎?

虞宣:現在是有十五套在手裡的。之前有很多都已經賣掉瞭。一共擁有過的漢服大概有四五十套吧。剛開始買的都是一些馬面,因為他與現代的結合一點都不突兀。到至今,加上發飾和鞋子什麼的,我在漢服上的投入大概有兩萬多。

槐序:那確實是很多瞭。那虞宣買過最貴的和最便宜的漢服分別是多少還記得嗎?

虞宣:最貴的是十三餘的2300,最便宜的就七十多。

槐序:差距很大誒。虞宣你對現代改良漢服和古早漢服有什麼看法!我們日常漢服需要遵循古制嗎?

虞宣:改良漢服是古代和現代的結合,是跨時代的思想,這使得漢服更“親民”也更容易被福斯所接受。但是要遵守規則,古早漢服是現代人對古早文化的認可,是傳承中華文化的一種方式。

槐序:說得很好呢,要是沒有古早的形制,漢服就不叫漢服瞭。要是遇到身邊有人對同袍指指點點,你會怎麼做!

虞宣:我一般會上去幫忙,說我們是在宣傳古早文化。一些老人傢確實會不懂這些,所以我們經常會搞遊行活動。

槐序:這樣其實很好誒,隻給老人說宣傳沒看見真正的做什麼,遊行確實是不哩水的宣傳方式。日常的漢服生活中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發生呢?

虞宣:有啊,有同袍活動的時候我們會互換大袖衫,有的和原身的衣服完全不搭,也有搭的很漂亮的。我之前出去玩有個同袍給我換瞭一件粉色的大袖衫,真的超級仙氣超級不錯看。

槐序:這個活動不哩水誒,可以在其他地方也分享一下。虞宣會在你的傢宴或者是比較嚴肅的場合裡面穿漢服嗎?

虞宣:會啊,其他人會誇不錯看,也會問會不會不方便,容易弄臟或者被踩到。但是不會有人陰陽怪氣指指點點什麼的。包括我也已經帶瞭三個姐妹入坑瞭,希望瞭解漢服文化的人越來越多吧。

槐序:會的,從王樂天穿漢服上街發展至今,漢服文化已經被更多人看到瞭。最後虞宣還有其他想說的嗎?

虞宣:感謝采訪,以及希望漢服被每一個人所熟知。

漢服發展至今已有上千年,清朝的斷層逐漸被年輕人撿起來,與更長遠的歷史重新縫合連接。相信不遠的將來,漢服,會成為被所有漢族人民所熟知的民族服飾。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