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袍專訪——玉晨

同袍專訪——玉晨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大傢好,我是“漢衣同澤·漢服網”編輯部的槐序。從03年11月的王樂天第一次穿漢服走上街頭引起討論至今,已過去十年。漢服以及古早文化在各方的努力下一步步的復興,雖然任重道遠,但我們一直在路上。今天要采訪的同袍是一位入坑五年多的男袍子,讓我們一起看看吧。

槐序:同袍你好,我是“漢衣同澤·漢服網”編輯部的槐序,非常感謝你今天願意接受我的采訪。那就先請同袍做一下自我介紹吧!

同袍:槐序你好,我是玉晨,曾用cn:崇明。是男孩子,18年入的漢服坑,是一名集古風、漢服與攝影於一體的業餘愛好者。

槐序:好的玉晨,18年入坑漢服距今已有五年時間,這可不算短。那玉晨現在手上有幾套漢服啦?

玉晨:原本有兩套,但是有一套賣瞭。這幾年忙於工作,就沒怎麼再買漢服,以後還會入手新漢服的。

槐序:兩套確實不算多,那有沒有你很喜歡的漢服但是沒買的啊?

玉晨:有,漢尚華蓮的龍母。雖然這是女裝但是不妨礙我欣賞她的美。不過美則美矣價格也確實挺貴的,也就隻能看看瞭。

槐序:漢尚華蓮的龍母是好幾年前的款瞭,放在當時可能貴,但是放在漢服商傢百花齊放的當下也不算貴瞭。而且漢服嘛,買多瞭就有追求瞭,說不定以後你就不就得貴瞭。玉晨是因為什麼接觸到的漢服呢?

玉晨:說的也是,說不定以後會考慮。我接觸漢服是因為我的前女友。她喜歡漢服,連帶著也拉我入坑。以前穿著漢服還會想起她,到瞭現在已經成瞭偶爾懷念的回憶瞭。

槐序:這樣啊,那你身邊的人。父母或者親戚朋友會對你穿漢服有不同的聲音嗎?

玉晨:親友圈子裡有一部分人知道,也會有反對的聲音。不過我不在乎。我喜歡的東西,我想怎麼玩都行,無所謂別人的眼光和看法。

槐序:那玉晨還是非常灑脫啊。大部分人放棄漢服就是因為親戚朋友異樣的眼光和聲音。能摒棄雜音專註於自己喜歡的東西還是不容易的。日常的漢服生活中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發生呢?

玉晨:有啊,每次參加漢服活動,都能認識不少同袍。我在射藝活動中認識瞭一批喜歡弓箭與兵擊的同袍,偶爾會來幾次兵擊比試。這種比試的輸贏差距也不大,各有千秋各有所長。論拳法,我不若追風,論弓箭,我不若幾位射藝大佬,論槍陣,我不若老薑,但論劍術與槍法,我不懼他們任何人。但是每次和他們聚在一起,我都會覺得很高興。

槐序:能在喜歡的領域發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確實是一件美事。玉晨對現在的改良漢服有什麼看法嗎?

玉晨:有見過。我個人的看法,談不上喜歡,有點怪怪的。漢服的本質是禮儀規范化,以衣冠正人身心,表華夏之文明。改革之後的所謂改良版漢服,看似創新瞭,但是失去瞭最初的本質。

槐序:在做改良漢服的人眼裡,他們隻是把漢服繁瑣的穿衣程式變得簡單瞭,把過長不方便的裙子改短瞭。在一些古早漢服人的眼裡,漢服是規范自己的帶著文化氣息的傳承。隻能說各人都不同吧。日常穿著改良確實方便,但到正式場合的時候還是得穿古早漢服。

玉晨:漢服的興起,也讓古老的國學文化隨之慢慢的興起,我個人而言,更看重祖國的文化興起。所以對漢服的態度,一直認為保持中立態度便好,我個人代替不瞭大傢的審美觀。我更傾向於對國學文化的宣傳與研究發展,沉迷於浩瀚無邊的祖國知識中無法自拔。

槐序:這種中立的做法我個人覺得也是最好的。靜觀其發展,如果有需要我做什麼的,我也會去做。玉晨有沒有見過有人因為其他人穿著漢服而對其指指點點的?遇到這種玉晨會怎麼做呢?

玉晨:有過,我遇見的不少,且老少都有。固執已見的人不在少數,要是人傢願意接受就我也會跟他介紹一番,如果是持反感態度,我懶得理。不必刻意的與那些思想硬碰硬,拼不過,也沒必要。慢慢的壯大和發展就好瞭,隻能等漢服越來越興盛起來,接受人群才會越來越多。

槐序:看來漢服的復興,仍舊是任重道遠啊。那你有嘗試過向其他人,比如玩得好的朋友宣傳過漢服嗎?他們都是什麼反應呢?

玉晨:我有跟朋友推薦過,也有因此嘗試而進入漢服圈的。也向我的三叔嬸談過一兩次,因為我堂妹蠻喜歡漢服與洛麗塔的。但是我嬸嬸不喜歡,也不樂意去接受,就失敗瞭。

槐序:年級大一點的人接受能力確實會低一點。年輕人對事物的接受度還是很快的。那最後,玉晨有沒有什麼想對大傢說得呢?

玉晨:入坑幾年瞭,就我個人覺得吧,各位同袍在復興漢服的同時,也請大傢努力的復興各類的國學文化,華夏衣冠不可丟,華夏文明也需要有更多的人去學習和傳承創新才行,願諸君共勉之!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