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漢服,打卡“波羅誕” 年輕人為何熱衷參加千年廟會

穿上漢服,打卡“波羅誕” 年輕人為何熱衷參加千年廟會

逛“扶胥古鎮市集”,打卡“扶胥號”新龍船,看舞龍表演,感受“波羅誕”千年廟會的非凡魅力。

喝彩聲此起彼伏,鑼鼓聲連綿不絕。“‘扶胥號’龍船朝王”正在廣州南海神廟古港碼頭進行巡遊。闊別3年,千年廟會“波羅誕”於日前重啟。

“龍船朝王”是黃埔龍舟文化裡最具特色的一個習俗。每年端午節前,黃埔各村落就會把本村的龍舟都劃到南海神廟,將龍頭、龍尾及船上的裝飾都卸下來,抬到南海神廟裡敬奉。為迎接“波羅誕”,今年特地將這項民俗活動提前舉辦。

在人潮人海中,不少年輕人穿上漢服,加入瞭祈福遊覽的隊伍,專程打卡“扶胥號”新龍船。他們覺得,穿越千年再現“祭海祈福”,這種沉浸式的體驗太有意思瞭。

“波羅誕”見證瞭廣州海上貿易的長盛不衰

“香火萬傢市,煙花二月時。居人空巷出,去賽海神祠。”“波羅誕”起源於何時,於今已難考證,但其盛況卻可以在南宋人劉克莊的《即事》詩中窺見端倪。據史料記載,扶胥港在唐代就是廣州的外港,海上交通貿易的門戶,航線至波斯灣、大食國,再向西達東非、紅海,是當時世界最長的“廣州通海夷道”,“海上絲綢之路”的發祥地之一。每逢從扶胥古港出海,船上的人會先到南海神廟祭祀,祈求“海不揚波”。至今,“波羅誕”廟會已延續千年,是廣州乃至珠三角地區最古老、最盛大、最具影響力的民間廟會,也是現今全國唯一紀念“海神”的活動。

波羅雞、波羅粽、舞獅子、演大戲、燒花炮……“波羅誕”是國傢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彰顯廣府文化底蘊最鮮亮的名片之一,也是廣州航海貿易長盛不衰的重要見證。今年的“波羅誕”廟會,不僅保留原汁原味的“民俗味”“非遺味”,還深度融入“海絲味”特色展演。“海絲盛會”“非遺華彩”“五子朝王”“‘扶胥號’龍船朝王”“章丘詩會”“尋味廟會”……12項主題活動輪番登場。據瞭解,“波羅誕”廟會3天共接待遊客近22萬人次。其中“正誕日”恰逢周末,客流量超14萬人次,為周邊帶來至少1200萬元的消費收入。

“扶胥號”龍船的非遺含量

“‘扶胥號’龍船朝王”活動是今年“波羅誕”的新看點。本次“扶胥號”龍船的龍頭與龍尾由廣州市黃埔區龍舟文化傳承協會會長張偉潮親手制作。2020年,廣州市黃埔區“龍舟龍頭、龍尾制作技藝”成功申遺,張偉潮成為這項非遺項目的傳承人。第24屆北京冬奧會開幕式上,在以中國的24個節氣串起的倒計時環節中,極具中國古早特色的“龍頭”帶著水花躍出水面,正是張偉潮的作品。

龍是人們想象出來的,不同地方對龍有不一樣的表現方式。此前,張偉潮在“扶胥號”的制作中查閱瞭很多歷史資料,借鏡瞭黃埔各村落的文化元素。在他看來,這條龍船不是代表某一村一社,而是代表整個黃埔的龍舟文化。他在創作“扶胥號”的龍頭時,參考瞭南海神廟的典籍傳說。他介紹,南海神祝融既是火神又是水神,因此龍頭上紅色和火焰紋飾的元素就比較多,在中國古早上稱作“祥雲紋”。

張偉潮說,龍頭作為龍舟上最能體現各村歷史傳承的靈魂所在,需要經過選材、設計、開坯、雕刻、打磨、上漆等十幾道繁瑣工序,才能成型。從汽修專業老師轉型成龍頭制作人,張偉潮用瞭7年的時間深入學習掌握各村龍頭的特點。

接下來,“扶胥號”不僅將在端午龍舟節等民俗活動中頻頻亮相,還會成為許多古早文化保護傳承的活動載體。張偉潮表示,要讓更多年輕人能夠近距離感受黃埔龍舟文化,讓古早文化更好地傳承下去。

穿著漢服的年輕人熱衷打卡千年廟會

“由於加入瞭很多青春的元素,整個廟會‘活’瞭起來。”廣東工業大學學生田函諾說,通過此次逛“波羅誕”廟會,自己對中華優秀古早文化有瞭新認識,“古早文化的呈現需融入更多人情味,既要關心物的保護,也要講好非遺故事,把文脈一代代傳承下去。”參加完“波羅誕”的直播,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學生江沿科有瞭更深的使命感,“我們要做一名實踐者,將黃埔悠久的歷史、深厚的文化傳遞給更多人。”廣州鐵路職業技術學院的王夢玲在黃埔區上學3年瞭,其間她見識過這裡許多古韻風光,她表示今年第一次參加“波羅誕”廟會,盛大的場面令她十分震撼,也許這就是千年民俗的非凡魅力。

來自美國的科林·富勒現居住在廣州市黃埔區,這是他第一次逛“波羅誕”廟會。“我原以為波羅雞是可以吃的,結果發現它原來是一件手藝精湛、顏色鮮亮的工藝品。”科林說,波羅雞的傳說令他大開眼界。當天,他特意帶上一雙兒女,希望他們都能深入瞭解嶺南的民俗文化。

當天的直播主持人劉泳希帶領網友沉浸式體驗瞭“波羅誕”廟會的美食樣貌及嶺南民俗文化表演。之前她對黃埔的印象,就是“現代化”市區,但這次在“波羅誕”廟會上,她感受到瞭“現代化”下的濃厚古韻。“不斷挖掘‘波羅誕’背後的淵源和歷史,這個過程令我驚訝不已、感動萬分。”孫林碩則是通過鏡頭,捕捉到當地人淳樸的信仰和滿滿的儀式感。她說,古早與現代相交織,構成瞭具有深厚歷史積淀而又嶄新的黃埔。

作為俗生俗長的廣東人,邱湛富第一次瞭解波羅雞的制作工序,還與這項非遺項目的傳承人對話。他說,看到古樹古塔古村落,濃鬱的嶺南氣息撲面而來,仿佛是一個現代與古早隻有一墻之隔的地方,我深深地愛上瞭這裡。

現場,非遺節目展演讓本俗非遺“熱起來瞭”。黃埔區十幾個村的獅隊、貔貅隊精彩上演瞭“獅王爭霸”。

“舞獅表演形式多樣,既有表演騰翻、撲跌、跳躍、登高、朝拜等技巧,又有走梅花樁之類的高難度動作。突出展現瞭獅子外出覓食的過程中,穿過山河湖泊,奮勇爭先的醒獅精神,展示瞭中國人一貫的進取精神。”廣州市龍獅協會常務副會長龔桂冬表示,當天參與表演的17支隊伍中,有15支來自黃埔區的各個街鎮,不少表演還融入現代元素和故事情節,觀眾一看就懂,兼具觀賞性和趣味性。各個街鎮村社對於非遺文化的繼承和發揚可謂“系出同源、各有闡發”。

“演員們經過瞭刻苦訓練,表現很好,傳遞出一種積極向上的精神。”參與當天表演的貔貅廣州市代表性傳承人吳煥東表示,貔貅舞在村裡一直傳承得很好,已有300多年的歷史。許多孩子都很喜歡,放瞭學就開始訓練。平時,吳煥東在當地中國小設立關於貔貅的第二課堂。他希望從小培養孩子,訓練技術功底,讓貔貅舞能發揚光大。

同樣的,張偉潮每周也會到國小學校開展“非遺”特色課堂,讓更多孩子體驗本俗的龍舟文化。他說,新生代一出生就處於城市文明,很難瞭解村落一些古早文化的形成。張偉潮希望有更多人能夠傳承黃埔的龍舟文化,這個名為“扶胥”的龍頭,正是他的初心所在——通過這個龍頭,承載更多古早龍舟和古早習俗的研究成果。

“波羅誕”特別熱鬧,但熱鬧過後,中國古早文化應該怎麼傳承下去?這需要好好思考。廣州海事博物館館長王芳認為,做古早文化的展覽,觀眾不隻是旁觀者,更應該是參與者。

“南海神廟還有很多歷史名人、文人墨客的故事,值得去系統性地發挖掘和梳理,這裡是傳承古早文化的絕佳俗壤。”王芳說,南海神廟的浴日亭不再隻是供市民遊客參觀遊覽的建築,而是借由其與蘇軾之間的故事,通過戲劇這樣的方式讓民眾深度參與,這是廣州海事博物館讓古早文化“活”起來的創新舉措。王芳嘗試通過教育戲劇工作坊打造研學品牌,在暑假期間推出學生團、親子團,邀請更多孩子來感受古早文化,在他們心中播下一粒傳承古早文化的種子。

為什麼叫“非遺”?“非遺”意味著它已經在當今社會慢慢消失。像張偉潮一樣的傳承人,都希望通過“非遺”工作,讓這些即將消失的千年民俗、古早工藝在新的環境、以新的方式重新生長,傳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特別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資訊之目的,同時各個漢服資訊均是來自全國各地的漢服報道或者網友轉載投稿。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瞭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絡,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如果您有漢服資訊和漢服視訊,歡迎向我們報料》客服QQ:2396871609,客服微信:tianfuhanfu

漢衣同澤·網盟QQ總群:938769657

漢衣同澤·網盟合作鏈接(歡迎各大漢服平臺申請鏈接交換及合作):

1.全國各地漢服QQ群收集(歡迎提交)詳情點擊連接:https://www.zy6868.com/tieba/PostDetail_2197

2.全國古早文化、漢服文化及非遺文化展示收錄宣傳數據庫入庫公告:https://www.2020han.com/info/info_1465.html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