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唐宋,傳承漢脈”:漢服為何在明朝也結結實實的火瞭一把?

在閱讀此文前,誠邀您點擊一下“關心”,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引言:

近年來,隨著經濟和社會發展,人們對於古早文化重燃自信和熱愛。漢服,作為歷史上漢民族的古早服飾,重新回到福斯視野。

和韓、日東亞鄰國重視本民族古早服裝相比,國人特別是年輕人對漢服的致敬式回歸,按照時下夯網路詞匯說,“致敬我們逝去的青春”、“雖遲必到”。

時尚男女追求古早漢服之美的同時,開始助推文化自信自強,反映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下時代之蓬勃生機。

其實廣義地瞭解漢服,應該是我國歷史上遠至上古、近至當下以來漢民族服飾的統稱。

無論是統一還是分裂,漢族始終兼容並蓄,吸收其他民族的優秀文化,融合發展其自身的服飾文化,並在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之中熠熠生輝。

一、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整理衣冠的“漢服熱”

歷史上明代也面臨如何恢復漢唐古早的問題,而且一度這個問題比較突出。

明代之前、宋代之後,先後建立瞭遼、金、西夏、元等政權,且都是以少數民族為主體的政權。這段以少數民族為主的政權統治時期,在治理、文化、風俗等方面影響瞭漢族的發展。特別是南宋衣冠南渡後,偏安江南,凡百五十年。

“惟我中國自宋運告終,帝命真人於沙漠入中國為天下主,百有餘年,今運亦終。”

蒙元雖僅僅統治中華97年,但“有元一代,最無章法”,“崖山之後無中國”,漢人確立的很多典章制度遭到極大的漠視和破壞。加上蒙元統治者來自北方草原,以遊牧狩獵為主,其生活方式和農耕民族自不相同,反映在服飾上也有較大的區別。

蒙元時期的民眾特別是上層社會服飾為方便騎行,以胡俗為主,“衣服則為褲褶窄袖及辮線腰褶,婦女衣窄袖短衣,下服裙裳,無復中國衣冠之舊”。加上蒙元統治期間,強推種族制度,在法律上公開歧視漢人、南人。漢族作為當時的下等民族,漢服自然遭到歧視和忽略。

明代“漢服熱”是意識形態需要。

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後,看到問題所在。作為加強意識形態建設和凝聚人心統治需要,堅持恢復漢服制度,廢棄元朝服制,下令“復衣冠如唐制”,重新按照等級制度,恢復並完善瞭漢服之制。

明代“漢服熱”是等級劃分需要。

自從儒傢遵從周禮後,漢服一直有著明確階層等級的功能。歷代也繼承瞭周禮的服飾古早,把漢服作為劃分階層、尊貴低賤的依據。

明代官方的《大明會典》,詳細記載瞭明代漢服的各等級形制,從皇帝、皇後、皇妃、皇嬪及內命婦、文武大臣到普通百姓甚至外國君臣、僧道,冠服和常服皆有典可查、有章可據,反映出從制度層面上確定瞭漢服古早。

《大明律例》更是對服飾等級作出明確規定,從法律上確保漢服的推行和規范。

明代“漢服熱”是社會發展需要

明代農業、手工業經濟發展迅速,棉麻等作物面積產量不斷增加,直接促使紡織業發達。明代中後期的商品經濟發展為服飾發展提供瞭豐富物質基礎。

資本主義萌芽的興起,文化的高度發展,更是帶動漢服進入成熟期,明式漢服在前代漢服的基礎上,在服裝材料、制作工藝、款式、色彩搭配等方面都獲得瞭長足的發展。

二、榮曜華茂,奇服曠世,明式漢服的“大變革”

明式漢服憑借服裝形制、色彩、圖案、面料、工藝上的傳承與創新,在漢服史上占據瞭相當重要的地位,有以下的主要特點:

一是有傳承。我國歷史上每個朝代的服飾都各具特色,相互之間具有關聯性以及相互影響。商周時期形成瞭上衣下裳的服飾制度,春秋戰國時期,又將服飾上下兩部分連接形成瞭深衣制。

這兩種服飾制度的基本結構大體上決定瞭漢服的基本樣式和方向。明代漢服也是如此,雖然款式多樣,但基本結構仍然繼承瞭先制,特別是幞頭、圓領袍衫、玉帶、皂靴等漢服主要特征也承襲瞭唐宋的服飾。

二是有創新。少數族的統治,客觀上也同樣影響瞭漢族服飾。明代漢服吸收瞭一些蒙元特色,所謂“以胡俗變易中國之制”,另外對唐宋舊制的漢服作出調整創新。在服裝版式方面,明代漢服上短下長,領圓。

明代漢服與前朝服飾比例不同,其上衣短、下裳長,上裝被逐漸拉長,露裙的長度被縮短,且衣領較前朝不同,采用以圓領為主的設計。

三是有流變。明初定制,服飾尚簡崇樸。人均穿著佈袍,質樸簡單。即使勛貴殷富,平常也比較樸素,雖有華貴的服飾,也隻有在重要場合才會拿出來穿。而且社會各階層都嚴格按照法律要求穿著服飾,很少有僭越的情況。

明代中後期,制度上對服飾的限制逐漸削弱,服飾日漸華美。在成化以前,不論貧賤富貴都嚴格遵守國傢制定的服飾制度,頭戴平定巾,衣服顏色簡單,款式單調,穿著的鞋子也極為樸素。但在這之後卻逐漸奢侈,各地出現瞭“綺靡之服,金珠之飾”。

明代漢服大體分為禮服和常服,主要有袍、衫、襖、褙子、比甲及裙、褲等。就服裝面料方面有妝花、織金錦、紗羅、絲絨、麻、佈等。

明制規定,士兵、平民的頭發要束至頭頂,當官的要戴烏紗帽,穿圓領官服,系腰帶,穿黑靴;讀書人和平民要戴四帶巾,穿各種顏色混雜的盤領衣,但不能使用金色和黑色;樂工戴青色萬字頂巾,系紅綠皂帶。

讀書人和平民允許佩戴銀制首飾,耳環上用金珠鍍金,釧鐲要用銀,團衫要用淺色,衣料可以用紵絲綾羅紬絹;而樂妓與庶民不同,需佩戴明角冠、皂措子。

明代漢服形制上較前朝更為豐富,服裝搭配穿戴,結構合身,穿著便利,更利於勞作和行走,更適應生活。

明代漢服色彩上較前朝更為豐富,在服飾色彩的運用上,大體沿襲瞭前朝古早。明代尚紅,但又對色彩進行改良,色彩明度、飽和度更趨豐滿,整體色彩和諧、調和、有序。

明代漢服的紋樣較前朝更為豐富,無論是幾何紋、植物紋、動物紋,都運用豐富,圖案層次清楚,配色莊嚴。規則嚴謹、繁而不亂,具有較高的藝術水準。

明代漢服的面料較前朝更為豐富,綾羅綢緞,棉麻絲佈,應有盡有。特別是以雲錦、蘇錦和蜀錦為代表的絲綢面料,更是精美至極。

明代漢服的工藝較前朝更為豐富,凸凹版紋型棉佈印花技術,在民間極為流行。印染工藝十分發達,能作植物染料的植物達幾十種之多。

三、華美衣裳,遠眾來服,明式漢服的“美名揚”

首先,豐富瞭古早審美內涵。不管是款式還是色彩圖案,明式漢服折射出中華民族內斂又不乏個性的審美Tone。既符合當時社會的禮教需求,又透露出典雅秀麗、清新自然之美。

體現出明代民眾的時代觀念以及明人的價值需求。明代漢服的發展豐富瞭人們的精神生活,提高瞭人們的審美水準。

其次,催生瞭以手工紡織業為代表的社會經濟。同時促進瞭相關產業鏈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推動瞭明朝社會經濟發展。

明代中後期,江南蘇松地區的絲織業極為發達,甚至出現擁有上千臺織機的作坊,不但滿足國內旺盛的服裝業需要,也遠銷海外。

出現瞭以徽商、晉商為代表的商人階層,極大地促進瞭生產力的發展,號稱資本主義萌芽。

再次,影響瞭周邊國傢的服飾。朝貢外交使明代中國與周圍國傢貿易往來密切,周邊他國服飾受到相應影響,比較典型的有琉球、越南、半島等。

例如此時的半島,由李氏統治,對明朝朝廷稱臣納貢,並且采用瞭“襲大明衣冠,禁胡服”等政策以表忠心;明朝朝廷也形成瞭一種“賜服制度”,影響瞭半島的服飾制度改革。

因此,人們在現代的韓國服飾中,多少會看到與明式漢服相似的結構配色等。

結語

歷史就是這樣的有趣,“你在天臺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看你”。明代民眾對唐宋“漢服”的孜孜追求和改革創新,又形成新的明式“漢服”,為後人所仰慕。這種對古早的“變”與“不變”瞭解,大大豐富瞭幾千年的中國歷史的內涵。

義大利人利瑪竇曾評價明代人的服飾:“一般老百姓與貴族的服飾又不一樣,但外觀都很不錯看,頭發上有許多飾物。”

明代“漢服熱”,隨著社會經濟、風俗文化不斷變化發展,帶有濃重的時代印記,是歷史的見證者,明式漢服是中國文化傳承不息的縮影,博大精深的服飾文化盡顯中式獨特之美。

參考文獻:

1、《明史·輿服志》

2、《大明會典》

3、(明)沈德符《萬歷野獲編》

4、(明)顧起元《客座贅語》

5、(明)劉若愚《酌中志》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