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設計師創立漢服品牌 讓世界窺見中華之美!

中國香港設計師創立漢服品牌 讓世界窺見中華之美!

  中國香港設計師創立漢服品牌 讓世界窺見中國服飾之美

  上承周漢,下取唐宋,集歷代之精華,影響後世及周邊各國,這便是明制漢服的特色。但對鐘毅而言,明制漢服的意義不僅於此。

  對喜愛漢服的同袍來說,明華堂的明制漢服幾乎人人知曉。端莊華麗、穩重大氣的服飾,被喜愛他傢漢服的網友們親切地稱呼為“棉花糖”。更重要的是,它也是國內最早嘗試定制漢服的品牌。

  2007年,中國香港青年鐘毅在廣州讀大學,並創立瞭明華堂這一品牌。15年過去,彼時鮮為人知的漢服文化如今已成為一股潮流,當初默默無聞的工作室也早已脫胎換骨,成為同袍心中明制漢服的“天花板”。

  恪守古早,勇於創新,是鐘毅在制作漢服過程中遵從的原則。在他看來,作為代表中華文化的重要符號,漢服更像是打開瞭一扇門,讓世界看見獨特的中國之美,於細節展示中華文化之魅力。

  大學期間

  組織社團活動推廣漢服

  關於漢服的啟蒙,最早可以追溯至鐘毅的初高中時期。1985年,鐘毅出生於中國香港,國中學習歷史的過程中,他從課本上瞭解到中國民族服飾的魅力。來內地就讀高中後,鐘毅也時常和歷史老師交流有關中國歷史、近代史的一切。

  鐘毅讀書的年代,是香港古裝電影、電視劇最繁華的時代。演員身上衣袂飄飄、端莊華麗的服飾,給鐘毅留下瞭深刻的印象,也埋下瞭興趣的種子。

  高中畢業後,鐘毅考入瞭廣州美術學院數位藝術與新媒介專業。“當時就下決心,想要將漢服作為自己的事業去完成。”他說。

  青年熱血,滿腔熱枕。大一,鐘毅曾組織社團活動,讓大傢身穿漢服上街宣傳,向路人推廣。鐘毅並不在乎路人有些異樣的眼光,但這樣的方式對宣傳漢服收效甚微。現在回憶這段歷史,鐘毅也覺得有幾分好笑:“因為當時的服裝從形制上說,並不是真正的漢服,隻能算是古風服飾。”

  挫折讓鐘毅不得不反思,類似的活動是否太過流於表面而忘記核心——漢服。“可能當時我們的服裝很不錯看,但也隻是古裝服飾,而不是漢服,我們宣傳得再厲害,但衣服缺少瞭關鍵內涵,服飾本身也經不起推敲。”他說。

  從那以後,鐘毅換瞭一種方式,他開始到圖書館、博物館去尋找資料,去興趣小組和人探討漢服的樣式,漸漸的,“漢服”這個模糊的概念在他心中有瞭清晰的輪廓,鐘毅也開始嘗試自己制作和還原漢服。

  在鐘毅看來,漢服已經不再是幹巴巴的歷史資源,也不是與現代脫節的古代古早服飾,而是被賦予現代生活理念的流行時尚,這正是他所追求的。通過團隊的努力,讓現代人按自己身材定制,讓更多人瞭解和傳承漢服之美,讓漢服走進日常生活,成為現代生活中的一部分。

  創立品牌

  聚焦於明制漢服的研制

  2007年,正在讀大二的鐘毅決心創立“明華堂”品牌。這個決定,更多源自於他的“不甘心”。

  由於專業原因,鐘毅在日常學習中看瞭大量影視劇。彼時,正是國內古裝劇大火的年代,但是鐘毅對於這些古裝劇中的服化道卻難掩“嫌棄”,“很多歷史劇的服裝不考究,也不尊重史實。”

  想讓全世界看到漢服之美,抱著這樣的目的,鐘毅創立瞭“明華堂”這一品牌。其中,“明”取自“明朝”,同時亦有光明之意,“華”取自“中華”。“明華堂”,同樣涵蓋瞭“光明中華”的含義。

  為什麼聚焦於明制漢服的考證與制作?鐘毅向封面新聞記者解釋,這是來源於服飾文化傳承的基本邏輯。今天,很多人仍對漢服有著誤區,漢服並非指代“漢朝人的服飾”,漢服的全稱是漢民族古早服飾體系,是從黃帝即位到明末清初的中國服飾。當下的研究者普遍認為漢服在明末清初時期斷代。

  鐘毅說,選擇明制漢服,是對歷史的尊重,也是對漢服文化延續的必要。同時,由於明代距今較近,豐富的考古成果和文獻資料,都為重拾漢服形制提供瞭幫助。

  如今,雖然眾人對漢服的接受度越來越高,漢服也早已出圈,但古裝影視劇中“亂穿衣”的現象仍需要糾正。鐘毅希望,明華堂做出來的漢服能為明制服飾的電視劇提供參考。

  “影視劇是讓世界瞭解中國的重要窗口,中國文化對外交流輸出離不開歷史。”鐘毅說,漢服不僅僅是服飾,更是一種文化符號,影視劇更是面向世界最快捷的文化輸出端口,漢服也成為展示中國文化的重要通路,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他人。

  堅持原創

  參與每一款漢服設計

  萬事開頭難。復原漢服,有人選擇參考古籍以及古畫仿制,也有人在參考古代的面料花紋後,自己創作設計服飾,鐘毅選擇的是後一種。

  在剛剛創業那幾年,漢服還是一個很小眾的話題,收集資料並不方便,鐘毅隻能通過泡圖書館、逛博物館來收集資料。一件定制漢服的制作,從簡單的跟單流程來說,需要經過裁剪、縫紉、手工、整燙、驗貨等步驟。

  裁剪是決定漢服形制的關鍵,而佈料則決定瞭一件漢服的基礎。“過去的漢服佈料不像現在這樣豐富,我們開始做漢服時,市面上根本找不到合適的佈料,這也是當時面臨的最大困難。”鐘毅回憶道。

  他嘗試尋找相似的佈料,最終無功而返。“所以我就自己嘗試織佈瞭。”鐘毅自己設計好花紋後,交由紡織廠傢去生產,這也是最花費時間、精力、成本的一個步驟,但對於他來說,這些都是必要的程式。

  團隊先後選用過暗花綢、織金緞、暗花紗和織金妝花紗等不同的材質進行制衣。除瞭佈料以外,團隊也將大量的心力花費在紋樣設計上,如靈芝如意、富貴蟒、錦鯉月影等紋樣。用鐘毅的話來說,紋樣好比是佈料的靈魂,紋樣考證不周,制作出來的漢服就經不起細看。

  “我們的設計不是照搬古代服飾,而是要去學習他們的精髓。”鐘毅說,明華堂如今有上百款產品,幾乎每一款漢服他都會親自參與設計。在這些作品中,除瞭龍鳳裙與飛魚袍是復刻明代服飾形制之外,其餘款式都是原創作品。

  讓鐘毅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筆漢服訂單,一個來自北京的女顧客訂瞭一套嫣紅纏枝蓮直領披風、玉色纏枝蓮交領短襖和婔紅五谷豐登織金襴裙。後來又有一對新加坡的華人夫婦,專門定制瞭兩套大紅色的漢服作為婚禮服裝,這些都堅定瞭鐘毅要從事漢服行業的信心。

  定制漢服

  在傳承與創新間尋找平衡

  回首來時路,明華堂已經從一個小小的工作室,發展成為報道漢服產業無法繞過的頭部品牌之一。團隊也從最 開始的兩三人,擴充至30多人的規模。堅持每一單漢服定制,也是鐘毅從最開始立下的目標,至今沒有變化:“15年時間裡,我們從來沒有做過工廠流水化、批量化的產品。”

  手工縫制的漢服,對團隊的制衣工人要求甚高。尤其是2020年開始,疫情給服裝設計和制作帶來瞭更多挑戰。

  由於每位客人定制的服裝款式不同,工人司機不僅需要掌握熟練的縫紉技巧,還要能完成不同性質的衣服。所以,每位工人司機都要經過培訓才能上崗,最久的一次,工人培訓瞭半年才正式上崗,其間工資照發。

  如今,妻子也加入瞭鐘毅的團隊。兩人相識於大學期間。“當時她正好來參加我們社團的活動,就這樣認識瞭。”鐘毅笑道。服飾,不單單是服裝,佩飾在漢服中同樣是重要的一部分,在團隊裡,妻子主要負責原創手工藝品的制作。“現在很多佩飾市面上都找不到,所以這部分也需要我們花時間去研究。”鐘毅告訴記者。

  從小眾文化到漢服文化的興盛,在鐘毅看來,這是屬於年輕人的文化覺醒。國內漢服的熱潮,也漸漸傳到瞭國外。在各大學校,中國留學生們穿著漢服去推廣漢服文化。

  鐘毅認為,漢服發展在古早和創新上,兩者要達成一種平衡。“創新要恰到好處,不能天馬行空,否則,我們和古裝服飾設計師沒有區別,但也不能抓住文物不放。”鐘毅說,恪守古早並非死板,而是基本尊重。漢服延續並非簡單復原,創新漢服更應該結合現在服飾的實用性和審美性,才能讓更多的人喜愛它,穿上它,讓它獲得長久的生命力和活力。

  封面新聞記者 羅田怡【編輯:劉越】 華西都市報


特別聲明:網站各個漢服新聞均是來自全國各地的漢服愛好者投稿,報道中的文章及圖片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全國客服QQ號碼:2799814749 微信:tianfuhanfu

漢衣同澤網全國QQ總群:938769657

漢衣同澤網全國各省《站務司》召集令:https://www.zy6868.com/tieba/PostDetail_3478 )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