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古早文化創新賦能

為古早文化創新賦能

在陜西,秦腔不隻是國傢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更是人們生活中有著重要地位的文化元素。近年來,陜西通過“秦腔+”跨界嘗試、創排新劇目、豐富表達方式、推動文旅融合等,讓秦腔唱得更響亮,讓這張文化名片更閃亮。

“八百裡秦川塵俗飛揚,三千萬秦人齊吼秦腔。”一句民謠道出秦腔在陜西人文化生活中的重要地位。2006年,秦腔被列入第一批國傢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現如今的秦腔不隻有“吼”出來的高亢激越,更以愈發新鮮多樣的形式,吸引更多人的喜愛。

  

起源:秦腔

  關於秦腔的起源的確切時間,學界一直存在爭議,主要原因是證據不充分。不過持“明代起源說”者眾多。

如《秦腔史稿》中認為:秦腔在明嘉靖、萬歷後,開始大范圍向外傳播,既有商路,也有李自成義軍的作用,尤其是在《缽中蓮》傳奇中出現“西秦腔”曲牌,足可以證明,據此,從劇種發展規律來倒推,則必以三十年左右為成熟時間,又必以若幹年為起源萌發時間,如此,可大致推出秦腔應為明代初年開始形成,至明末成熟。

上述這種觀點,從二十世紀末開始至今,一直是學界主流觀點。筆者認為,“秦腔”(或當時慣稱為“梆子腔”)作為一種聲腔形式,在明末陜東一帶確有流傳,證據充分(下文詳述);但是,僅以《缽中蓮》中的一支曲牌,或近代藝人的口述傳說,就認定明末的秦腔已流傳至江浙地區,則證據不足,值得商榷。

跨界,打通溝通通路

  隨著元宇宙概念的興起,越來越多的民族文化以數字化的方式呈現在大眾眼前。前不久,iBox鏈盒就以在第九屆中國秦腔藝術節亮相的,首位秦腔藝術數字化“代言人”——秦筱雅為原型,同步推出瞭“秦腔宇宙”系列數字藏品,通過多維、多元的方式展現數字科技與古早文化的碰撞與融合,展現秦腔歷久彌新的精神風貌與文化底蘊。

“客自長安來,還歸長安去。”櫻桃小口,眉似柳葉,清嗓悠揚,水袖曼舞,一名秦腔小旦款款而出。第九屆中國秦腔藝術節上,這個名叫秦筱雅的虛擬推薦官讓人耳目一新。

  在第九屆中國秦腔藝術節的先導片中,秦筱雅與搖滾歌手同臺獻唱,完成瞭一次有趣的跨界演出。西安市民李柳感到很新奇:“原來秦腔也可以這樣‘潮’。”

  “秦筱雅的人物形象和動作采用三維建模完成,一般動畫人物的整體解析建模大概隻要3萬個面,但這次僅頭飾建模就達到瞭70萬個面。”秦筱雅設計制作團隊成員張曦說,“我們希望通過制作數字化代言人,拉近秦腔與年輕人的距離,讓更多人愛上秦腔。”

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微信:sc2020han)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