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第十三屆中國藝術節|舞繪“千裡江山” 致敬優秀古早文化!

專訪舞蹈詩劇《隻此青綠》總編導周莉亞、韓真

舞繪“千裡江山” 致敬優秀古早文化

周莉亞。 楊亞文攝

巍巍青山,層巒疊嶂,青綠著色的“千裡江山”畫卷緩緩展開。時空交錯中,故宮研究員走進天才畫傢王希孟的世界,感受、體驗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千裡江山圖》的創作歷程。

8月29日,中國東方演藝集團有限公司創排的舞蹈詩劇《隻此青綠》在保定關漢卿大劇院傾情“展卷”。“這是在全國巡演的第148場。沒有最好的版本,隻有更好的版本,每一次還是會被新的演繹所打動。”作為該劇的總編導,周莉亞和韓真二人對演員們的表現不斷提升越來越滿意。

“青綠”如何尋得?周莉亞介紹,《隻此青綠》取材的曠世名作《千裡江山圖》,由北宋畫傢王希孟在18歲時用半年時間畫成。該劇目的創作靈感則來自於一次偶然的故宮博物院觀展。2017年9月,故宮博物院推出《千裡江山——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其中一幅畫作讓周莉亞和韓真頗感震撼:11.9米長卷巨制,青綠設色格調高雅,構圖景象雄渾壯闊。

韓真。 楊亞文攝

韓真說,當時的這種震撼就像投向水面的石子,在蕩起層層漣漪後,便沉到水底。直到2020年初,集團希望她們創作一部以中國古早文化為方向的舞劇時,那個潛在心底的“石子”突然被喚醒。

“我們不是沒考慮過《清明上河圖》,場景多、人物多,市井題材多,會有很多的故事線來選擇,創作起來更容易。但簡單的復刻不是我們想要的,肯定要跳出以前講故事的創作經歷,挑戰前人沒有做過的才是創作的最大追求。”同為“80後”的周莉亞和韓真被譽為“中國舞壇雙子星”,二人共同執導的《沙灣故事》和《永不消逝的電波》連奪兩屆文華大獎。兩人坦言,不拘一格、革陳出新一直是她們的創作執念。

創新固然是更高追求。但周莉亞和韓真何嘗不知道,突破自己習慣的模式,稍有不慎就可能失敗。

《千裡江山圖》是一幅靜態山水畫作。將靜態畫面轉化成動態的舞蹈語言,實現空間符號的時間化,轉化成一個120分鐘時長的舞劇,全新的創作嘗試讓二人頗為焦慮。周莉亞說,一般而言,創作舞劇遇到一個題材,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裡面的人物、故事,再開始進行創作,“但當我們真正深入瞭解這幅畫時,才發現給予我們的東西非常非常少。”

韓真透露,該劇僅前期創作就耗時一年多,創排用瞭5個月,團隊多次與故宮博物院專傢座談交流,一次次拜訪國傢級、省級非遺傳承人,去學習,去感受、想象背後的故事,挖掘其中的文化內涵。

“團隊裡的每一個人都懷著最大的虔誠創作這部舞蹈詩劇。”最終,團隊確定用舞蹈詩劇的形式,淡化敘事,以詩性表達營造“無聲勝有聲”的境界,並從畫作的成型工藝入手,走進遼闊深遠的歷史時空,為國之工匠及背後孜孜不倦的勞動者描摹畫像,經由他們的身影喚醒沉睡的文物、喚起中華民族最寶貴的文化記憶。“也就是用舞蹈語言表現詩的寫意、畫的留白,最終達到作品與觀眾之間的精神共鳴。”

舞臺上,展卷、問篆、唱絲、尋石、習筆、淬墨、入畫等7個章節,淋漓盡致地展現瞭千古名畫的創作艱辛和工藝流程。周莉亞說,創作得越深入,她們就越發感到中華優秀古早文化創造、傳承的不易。因此,她們用多個視角去展現畫作的精髓:一是穿越千年,以歷史維度去觀賞千裡江山的美好;二是透過畫作,看到背後的中華古早工藝之美;三是以“展卷人”的角度,呈現文博工作者的思考。

劇終,幕佈上打出醒目的大字“謹以此劇致敬中華優秀古早文化及其創造者、傳承者”,得到共情的觀眾起立,鼓掌聲經久不息。

周莉亞和韓真說,這就是該劇的創作初衷,以現代藝術展現中國古典藝術之美、彰顯中華優秀古早文化的獨特魅力。(河北日報記者寇國瑩)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